《面纱》虽然延及中国

不难找到这样的故事,迷失自我的人流落到异境中完成本性的回归。这个异境,也许是一块大陆、一个国家、一座城镇、一个女人甚至迷失者自己。而这个异境,并非那块大陆、那个国家、那座城镇、那个女人或迷失者本身。它是一个抽象的、符号化的意象,对于人类而言,那些异乡是母亲的怀抱,是我们出生的地方,更像我们本该归属的家园。主人公要经历的是,失意——流放——被疗救——重生。
所以我觉得,《面纱》虽然延及中国,却并非是真正的中国,而只是主人公的精神流放地,是他们找回迷失自我的载体与工具。看戏时不必去深究影片对中国背景的粗糙设计,那些吸鸦片的末世遗少、愤怒愚昧的中国百姓、桂北的青山绿水,看上去更像一种符号,一种可塑性很强、能够恰好与人类心灵创伤相弥合的物质。西方人是富于冒险开拓精神的,他们曾经以一种并不值得骄傲的方式把世界连接起来,纵使现在,世界也在自觉不自觉地卷入他们的体系,然而这样的西方,在精神上却是孤寂的。他们的触角伸展得太远以至殖民统治形同自我流放,太过强势以至喝彩者只有自己。比起西方人的精神土地被理性主义过度开垦到沙漠化的程度,二十世纪初的东方世界却如同一个逃荒到文明世界的乡下人,拖着他满目疮痍的身体,思想却是朴实的原生态的。于是这很适合成为西方人的精神疗养院,正如《面纱》的故事,身体上的流放,却指向精神的回归。同理还有去年的《怀特伯爵》,尽管影片中的上海只是细眉凤目的旗袍歌女操着被留声机过滤的声音唱《玫瑰玫瑰我爱你》,但从审美角度讲,它并非是失真的。
另外,对于影片的结局,我宁愿它能够更圆满。即便深刻的植物总是更容易在悲剧的土壤中存活,而对于《面纱》,沃特最终的生死对于影片的主旨而言,已然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尾巴,他们却偏要吉蒂只身离开,赢得感伤的气氛,同时失去悲悯的心怀。

本文由www.qg678com发布于qg678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面纱》虽然延及中国

TAG标签: qg111钱柜娱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