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所有温柔善良的人都至少可以遇见那么一位珍

进入文工团没怎么笑过的何小萍得知被遣送到别的地方时却笑了,像是小孩子恶作剧成功时的笑容,她的目的达到了。这个地方并不像她想象的那样可以给予她所期待的关爱与尊敬,并不是穿上了军装就可以获得力量,不被欺负。在奔跑的路上,最可怕的莫过于远方渐渐清晰地展现到你的面前,然后你突然发现现实与想象中的相差太多,甚至是相反。那么是继续跑呢,还是不跑?

不管怎么说,何小萍最终还是“如愿”离开了这个几乎都是恶意与挖苦的地方。为什么说几乎呢?因为在这样的地方却有像刘峰那样善良的人,就像是黑夜中颤颤巍巍跳动的小火苗。虽然在黑夜中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但它终究没有被战胜,被熄灭,被掩盖了光芒与温度,反而发出了自己的光,虽然微弱,却足够照亮另一个人布满灰尘的世界。 “你可以抱抱我吗?” 何小萍隐藏了十几年的言语好几次差点就要遗憾终生了。所幸,这个冷酷的世界仿佛这一次动了心。当她靠在经历了各种不幸依然善良的刘峰的肩膀时,她闭上了双眼,只是在这样的冷风肆虐中,他的肩膀还能带来期许的温度吗? 这样的场景她幻想了多少次呢? 芳华已逝,往事仿若隔世。 青春不在,年少呼喊不来。 刘峰,明明是善良的人,帮助队友做了那么多事,可在大家眼里,却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因为你是活雷锋啊!因为这是你应该做的啊!” “我为什么拒绝你,因为你的好实在是太廉价了!” “你为什么要去耍流氓?你对得起你自己吗?你对得起团里对你的期待吗?” “你还和全身汗臭的何小萍跳舞,你是不是欠??” “……” 人善被人欺。似乎是无懈可击的逻辑,又好像是永恒的真理。你善良,所以对别人温柔,对别人好,别人就以为这是你应该做得,你就应该对我好,所以并不把你当回事,因为太廉价了,更何谈尊重呢? 从小妈妈教导我要做善良的人。因为她觉得这是一个人应有的品德。可是她又告诉我,在公交车上看见人偷别人东西千万不要去“多管闲事”,因为曾有人因为提醒了别人小心,却被小偷用刀片割烂了嘴。这很矛盾,但是妈妈只不过是要我先保护好自己。毕竟疼的是自己。我只好祈祷这种事永远都不要在自己眼前发生。 鲁迅先生曾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 那个时候的人们麻木不仁,现在的人又好到哪里去?只不过是吃相显得斯文端庄点……有的甚至顾不上自己早就分崩离析的“形象”了。 人心不古,世态炎凉。好像每个时期,人们都会感叹这些话,只是以前的人们普遍没有发表言语的权利,更别提流传下来了。为什么我会这么肯定?毕竟人们终究绕不过自己的人心。 比起所谓的“人之初,性本善”,我更倾向于“性恶论”。在我看来,人不过是会直立行走,发明创造的生物罢了,终究还是动物。人们创造了无数的奇迹,又无数次的砸了自己作为人的底线与尊严。有时看见那些触目惊心的事,我就会想,这些真的是人类吗? 真的不是其他的怪物披上了人类的外衣而已?说出“生而为人,对不起”的太宰治,也没有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 扯远了,让我们回到刘峰本人。其实看到刘峰的人设就让我想起毛姆《月亮与六便士》中的“滑稽”的胖矮子。“向他借钱使就好像从小孩子手里抢东西一样,因为他太好欺侮,你反而有点看不起他。”明明都是很善良的人,可是他们对待的人却并没有丝毫珍惜的意味。知道为什么世界上善良的人越来越少了吗?知道为什么温柔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吗?如果有幸真的遇见了,你也不会珍惜的吧?还会给人家贴上“中央空调”“老实人”“傻”这样的标签。 “我们可以尽情地调侃他,寻他开心,因为他性格好,他才不会生气呢。他既然不会生气,那我们为什么不逗逗他来让自己开心开心呢?” “你生气啦?真小气,不就是随便说说嘛。行行行,我再也不和你玩就是了。” “既然你喜欢装好人,那就继续装吧。” “他不过是虚伪,谁知道他心里打什么鬼主意?” “……” 为什么? 因为这个世界并不会因为你是好人便对你网开一面。 我想告诉那些温柔的人啊,你需要做的是在日常生活中,收起自己的温柔,收起自己的善良,并不是每个人都值得你善意对待。用知识,用力量保护自己,默默成长为可以依靠的大树,等到遇到了值得温柔对待的人,再把自己的温柔分给对方。等到相遇的那一天,想像一下,一个温柔却不被温柔对待的人和一个被恶意包围着不相信有温柔的人会多么惊讶彼此的存在。 “你可以抱抱我吗?” “好呀,而且我想把我仅剩的温柔都给你。” “嗯……我也是。”

愿所有温柔善良的人都至少可以遇见那么一位珍惜你,爱惜你,尊重你的人。 为什么?因为这本来就是善良温柔的你应得的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孑然妒火丶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www.qg678com发布于qg678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愿所有温柔善良的人都至少可以遇见那么一位珍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