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元硕被北京队看上

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些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鲁迅,《最先与最后》

图片 1

三年前的8月1日,凌晨3点多,中国足球的名宿洪元硕永远闭上了眼睛。与癌症斗争了四年之久,洪老最终没能战胜病魔,撒手人寰,享年67岁。洪老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足球,他的学生们至今仍在中国足坛活跃。

从“先农坛混蛋”到功勋主帅

洪元硕年轻的时候有着“先农坛混蛋”的“诨号”。尽管出生在书香门第,但洪元硕从小就喜欢踢球。他的父亲、哲学大家洪谦先生曾经明确表示过反对,但洪元硕对于足球的热爱是无人能够撼动的。中学的时候,洪元硕被北京队看上。由于思想活跃,个性鲜明,敢作敢为,从小接受的西式教育的洪元硕在当时的北京队中成为了异类,每次队里打架,或多或少都会跟他有点儿关系。“当年我在先农坛踢球的时候,大家叫我‘混蛋’。”后来回忆那段日子,洪元硕总会笑得很开心。

图片 2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国足坛中,洪元硕的名字就是“小快灵”的代表。身材瘦弱的洪元硕并不会给人强烈的危机感,但是当他踏上绿茵场的时候,灵活的踢法,惊人的速度,变化的思路,总会让对手大吃一惊。更让人意外的是,这个块头不大球员拼抢起来还非常积极,脾气也是相当火爆。一旦有球员与他在场上“结了梁子”,接下来的比赛时间,甚至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洪元硕都会在两队相遇时主动寻找与对手一对一的机会,绝对要分个胜负。

图片 3

球员时期的洪元硕既是北京队的中流砥柱,也是国家队的绝对主力。正因为他的作用无人能够替代,洪元硕一直踢到了32岁,才正式退役,随后便开启了教练生涯。洪元硕选人的眼光向来以“精准”著称,圈内俗称“眼毒”。1988年,洪元硕看上了辽宁青年队的高峰。当他听说辽青要解散的时候三次赶赴沈阳做工作,顶着上级领导的反对将高峰带到了北京。他还曾用自己的工资为闫相闯“打包票”:“要是卖不出去,你扣我的工资。”这样的名字还有陶伟、曹限东、杨晨、张辛昕、路姜、王长庆、黄博文、张稀哲,等等等等。

图片 4

2009年9月16日,国安主场负于亚泰,李章洙下课,一直作为国安中方教练组顾问的洪元硕被推到了台前。“只剩下7场比赛,国安俱乐部索性就交给了中方教练组,有点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意思。”洪元硕后来说。但是,洪元硕灵活的思路扭转了颓势:面对深圳,他要求国安球员压慢比赛节奏以对抗天气的湿热,结果国安凭借闫相闯的远射逼平了对手;面对青岛,他把中卫郎征调到锋线,结果郎征不负众望头球破门;当乔尔遭到禁赛处罚,为了让大马丁最快速度理解自己的战术理念,当时已经61岁的洪元硕亲自示范跑位、背身。最终,洪元硕在最后7轮比赛中带领国安4胜3平,惊险地拿到了2009赛季的中超冠军。

从爱较劲的洪老到“不能忘”的许放

洪元硕爱较劲,这在当时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年轻的时候面对天津队,北京队获得了一个点球,但身为北京队队长的洪元硕认为那不是一次犯规,于是便抢走了主罚权,将点球一脚踢飞。等到当了主教练,年过六十的他一点儿没变。对于国安队史的第一个中超冠军,洪元硕远没有其他人那么兴奋。那两年,足协对于教练员执教资格的审查开始严格起来,而洪元硕当时并不具备“主教练资格”。洪元硕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儿,一门儿心思想要证明自己。于是,他在夺冠之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去参加了A级教练员的培训班。培训班的老师,论资排辈都是洪元硕的学生,同班的学员更是一群后生,但洪元硕也不认为有什么尴尬,随后在62岁高龄成功拿到了教练员资格证。

图片 5

作为球员,洪元硕是北京足球“小快灵”的标志;作为教练员,洪元硕把“小快灵”的足球智慧,通过言传身,教给了年轻一代的球员。他就是这样,用自己的一生谱写了自己对于足球的热爱,成为中国足球史上一抹永远无法令人忘怀的亮色。但是,在接手国安370天之后,洪元硕没能逃离下课的命运。在夺冠一年之后再次接受记者的专访时,洪元硕随口说出了这样一句话:“下课后,就没人那么’踪’着我了。”踪,北京话,意思是“围”。

图片 6

没有了冠军光环,任凭再怎么辛勤耕耘了一生,依然会从门庭若市的极端骤然走向门可罗雀另一个极端。当再度有人想起的时候,或许就是自己的讣告。中国国家队第一任主教练李凤楼,1912年生人,16岁便开始踢球,凭借自己足坛地位和学识成为了新中国第一任国家队主教练。“从无到有”的难度可想而知,而李凤楼几乎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足球事业。但由于时代背景原因,知识分子出身的李凤楼无法摆脱外界的掣肘。一直到去世前,76岁的李凤楼还在努力为中国足球出谋划策。

图片 7

在李凤楼执教的新中国第一支国家队中,第一任队长史万春在民国年代只是饭店的服务生。没上过学、没进过体校,从小喜欢踢球的史万春,满身的技艺都是在胡同里磨出来的“野路子”。解放前,他与梁振声、赵长兴等人组成了兄弟队,由李凤楼指导,成为华北地区闻名的业余球队;解放后,这些队员成为了体育教师或厂矿企业的体育骨干,而史万春成了新中国第一任国家队队长。身高167cm的史万春,在中锋位置上将自己的“野路子”发挥得淋漓尽致,逐步脱胎为“小快灵”的球风。1973年洪元硕跟随北京队夺得中国足球联赛冠军的时候,史万春就是北京队主教练,“小快灵”的球风影响了几代北京足球人。

图片 8

如今,中国足球的职业化进程开展得如火如荼,但在25年前,我们的联赛险些因为经费问题而停办。时任足协主席王俊生、副主席许放决心把足球推向职业化,为此他们夜以继日,不知度过多少不眠之夜。最终,他们促成了“每年120美元,逐年递增10%”的赞助合同,这在1994年无异于天文数字。陆续收到赞助款的时候,许放和王俊生终于松了口气。呕心沥血的许放连续几天都加班加点,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然后便打起精神投入工作。两年后,许放因为心脏病突发猝死,年仅46岁。2001年10月7日,中国队冲进世界杯,那一晚的王俊生反复念叨着一句话:“职业足球不能忘了许放。”

从足球故人到匠人精神

足坛值得铭记的故人太多了,他们默默无闻地为了祖国的足球事业付出了一辈子,以至于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名字和事迹。洪老为足球付出了五十年,离世前还在询问当时的赛事比分,但是他那一句“下课了就没人’踪’着我了”实在让人心碎;“小诸葛”王后军在八十年代就提出过足球职业化的想法,他一直到病逝前还在努力经营着青少年足球培训中心;国家队第一位国门徐福生,经历过国足1-17不敌当时捷克斯洛伐克的惨痛,回国后致力于儿童足球训练,三十年前便出版过《少年儿童足球训练法》;在世界杯预选赛中为新中国打入第一粒进球的张宏根,从1954年入选国青到1965年成为教练,再到2003年病逝,为中国足球默默耕耘了半个世纪。

图片 9

当日本和德国的“匠人们”在媒体间走红,“匠人精神”成为一个流行用语。什么是匠人精神?秋山利辉在《匠人精神》一书中认为,“富有激情、负有责任”是一名匠人最基本的态度,而恰恰是这种态度决定了“注重品质、注重细节”的匠人情怀。如果把“匠人精神”拓展到各行各业,那么,洪元硕,李凤楼,史万春,许放,王后军,徐福生,张宏根,徐根宝,这些都是响当当、沉甸甸的名字,每一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颗赤诚之心,一颗足球之心,一颗匠人之心。

鲁迅先生在《最先与最后》中写道:“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些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在中国足球这块贫瘠的土地上,我们的前辈们摸索着向前发展,坎坷与困境自不必说,甚至有些前辈一错就是一辈子。但不管对错功过,他们的一切经验都会成为后人的宝贵财富。洪老离开帅位的时候感受到了巨大的落差,但这并不影响他继续向着终点奔跑,“落后而仍非跑到终点不止”,这就是老一辈“足球匠人”的共同特点,他们就是中国足球事业的脊梁。

图片 10

诚然,在如今这个时代,诸多因素让我们不得不考虑“付出与回报”之间的换算,很难再有什么人愿意将一生奉献在那些可能看不到回报的事业上。病重的王后军嘱咐自己的儿子要继续把青训中心开下去,但是与他们合作的学校一家家都选择了关门,青训中心也最终走向停业;即便像西班牙那样拥有浓厚足球氛围的国度,徐根宝创造的“洛尔卡神话”也被内部的叛徒“鲸吞蚕食”。我们在庆幸“中国还有一个徐根宝”的时候,也难免要面对“中国只剩下一个徐根宝”的窘境。

作为一个足球人,经常会面对一些抱怨:现在做这些事情没什么用啊。这个想法很简单,做教练会在“出成绩和获信任”之间进入死循环,搞青训要十几年才能看到球员成才,做球探需要和俱乐部、经纪公司费力周旋,没有哪一件事是在短期内可以看到收获的。是的,的确是看不到收获;但是,如果我们这代人不努力,那么这些“看不到收获”的难题还会去困扰我们的下一代,总要有人做先驱者、植树人,这样才能让后人“有凉可乘”,中国足球才能够真的再进一步。

另外,这些抱怨可千万别让洪老知道,小心怹老人家跟你较劲。

图片 11

本文由www.qg678com发布于qg678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洪元硕被北京队看上

TAG标签: 老爷子 年了 hellip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