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石作为心怀天下的大文人

问题:王安石和苏轼的关系如何?

回答:

《王安石与苏东坡呼唤科学民主》

我认为王苏二人亦敌亦友!因为变法而成政敌,因为文采而成笔友!这两位贤士并无小文人那样的相轻丑行,也难逃大专制造成的失意人生!

在北宋神哲两朝,最核心的政务就是变法与反变法。王安石作为心怀天下的大文人,他的个性就像其诗所云“不为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为了拯救当时积贫积弱的财政军事体系,他在神宗支持下开始迅猛变法!这自然遭到了包括苏轼在内的官僚地主等既得利益集团的强烈反对!

我们今天喜欢苏轼多因其文采,但不可否认他也是一个身处各种利害关系中的凡人。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再加上王安石变法也因操之过急用人不当,并非无懈可击,所以苏轼时常出头反对新法!再考虑到他乃当时名士,负面影响太大,终使王安石在申免其死之后不得不将其贬谪出京!我认为这多是为了变法少受干扰!当时的王苏二人虽似政敌互攻,但各有其理,只是王安石的眼界更注重天下大局!而苏轼似有纠缠小过之嫌!

后来,王安石因皇权变更罢相退居江陵,与重新得到启用的苏东坡相会,从两人的诗文唱和来看,可谓相逢一笑泯恩仇,深怀大文人的相赏相惜之情!这种不因政见相异而尽弃其才的高士之风当永远值得敬习!

将近千年之后的我们看待王苏两位先贤,虽然不在那山中,仍觉横看成岭侧成峰!两人各有对错并不完美,我们在欣赏王苏诗文的同时,更应为两个超世大才终未大成而深思!

除了两人的政见不合相互攻讦之外,更主要的是赵宋皇家的昏庸导致变法图强的大政方针翻来覆去!于是王安石累死近白忙,最后还将其丑化例为奸党,甚至近千年来都有愚邪者将北宋灭亡归罪于当时已死四十年的王安石!这使他成了继商鞅之后最大的变法悲剧人物!其虽得寿终正寝,但作为梦想富民强国的志士,临了仍见功业未成天下日衰,想必也死难瞑目!

再看苏轼,他与王安石一样随朝局变化几起几落!或许其深受中庸之道影响,在王安石等新党当政时,他不完全支持新党;在司马光等旧党当政时,他不完全支持旧党!这种似乎秉公直言而不见风使舵的做法,常人很难理解更难做到!这也是我辈欣赏东坡先生的重要原因!或许苏轼没有王安石那种拯救天下的伟大理想,但他多数时候具有伟大文人的正直品格应该无疑!这使他不顾历史教训:正直从来就难与专制兼容!

尽管苏轼因言获罪历经贬谪,似乎仍然心地坦然了无怨恨!这实为难得,也更觉可惜!这样一位大才大德之人竟与忧国忧民的王安石互为政敌且共被专制摆弄终至无所大成!岂不悲哀?谁不深思?

时至今日,多数人只欣赏王安石与苏东坡的绝妙诗文!而良智者当反思两位大贤亦敌亦友皆未大成的深层皇权专制!他俩可谓千年难遇的奇才却难敌专制昏庸的皇权拥有者!王安石变法兴废与苏轼的每起每贬都是随皇权变动而变动的!而当时的皇帝太后皆非明主,终使王安石两度变法都半途而废,也使无数大才互为政敌无人统摄兼用!

这再次证明专制独裁为万恶之源!王安石与苏轼未遇明主,自然才未大用苦不堪言!但纵使英明如秦始皇唐玄宗,也是人亡政息老来昏庸!

所以,唯有创建科学的民主自由扫除各种形式的专制昏庸与贪腐,国家才能持续推进良智引导下的变法改革从而实现长治久安!也唯有在科学民主的良制基础上,王安石与苏东坡那样的超世大才方能免受专制摆弄,方能尽心尽力为国为民精诚合作!

回答:

首先要指出中国传统思维模式的重大缺陷:极端主义!

非黑即白,非敌即友。

看起来这样的思维模式简洁明了,但最后的结论往往陷入模糊的一元二分,返回混沌未解的原始状态。

讨论王安石和苏轼,必须要看他们的背景。

中国是一个延续几千年的集权统治体系。有所区别的是某个时期某个帝王开明一些,这个开明一些的时期就涌现出了一批“真人”。反之,就是万马齐喑。

王安石和苏轼的出现与宋神宗密切相关!当然,宋神宗也不过是一个开明一些的帝王而已!

以为时间节点,恰好展示了王、苏二人的关系和他们的人格。

王安石当时在主推新政,苏轼在地方发现了一些新政推行过程中的弊端。

苏东坡因一个折子被收监(从折子可以看出当时的文风、君臣关系),有人收罗证据欲置苏东坡于死地,有人力排众议密折刀下留人。王安石就是后者。

按现在的人们处理“敌我矛盾”的方式,王安石的做法太难理解。

但我们纵观两个人的诗文和作为,是可以相信他们从内心想为皇为民做点事儿的人,就像我们相信周恩来从年少“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到“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这样一以贯之的人一样。

所以,现在的两面人根本无法理解他们,他们的诗文都是秘书代笔,秘书怎么可能有高尚的情操呢?

王安石同时代的范仲淹,“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 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代表了那个时期一大帮文人政治家的精神境界。

苏东坡与王安石还有所不同,苏东坡的人生态度已经接近现代人的“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那个时代的士子以报效朝廷、造福百姓为独图,苏东坡却敢于悄悄地自言自语:士不必仕{士必不仕)的逆言。

真人,正直比成功和成就更重要!王安石和苏东坡一代天骄,在一个比较开明的皇权时期,做了一个心知合一的真人,于现世仍然具有极好的楷模示范作用!

回答:

王安石和苏轼作为唐宋八大家之中的两人,其才华不用怀疑,两人的关系非常微妙复杂。在政治上,苏轼反对王安石的变法,反对王安石改革科举,甚至写诗讽刺王安石新政。而到了司马光掌权的时候,苏轼反对司马光全部废除王安石的变法,应该保留部分变法内容,但是没有成功从而被贬官。王安石变法时候,确实把苏轼给贬官了,可是在王安石罢相后,在“乌台诗案”力保苏轼救了苏轼一命,苏轼对王安石的救命之恩是很感激的。其实总的来说,王安石和苏轼之争挺像君子之争,和而不同,其中参杂了太多的个人情感在里面。

王安石和苏轼在官场上有着利益的对立。王安石变法最主要的就是打击地主豪强,收取他们非法占有的财富和土地,增加国家财政收入。苏轼刚好是地主家庭出身,王安石要收割地主的财富,当然和苏轼水火不容了。苏轼也不能抛弃培养自己的家族去支持王安石变法吧,于情于理苏轼都要站在家族这一边,所以在政治立场上,王安石和苏轼是天然的对立关系。当然啦,苏轼是个性情中人,他也知道宋朝面临的弊端,也是该到变法的时候。苏轼主张的是变法循序渐进,慢慢来,不能过于急躁,在变法派和守旧派中达到平衡点。而王安石认为,变法必须刻不容缓,朝政弊端必须下猛药来治,等慢慢来,黄花菜都凉了,对地主就不能有丝毫的妥协。王安石是个性格执拗的人,要么就支持我,要么就反对我,绝没有中间道路可言,搞中间派王安石绝不喜欢。就是因为王安石的性格,很多朝廷上的中间派就站到了守旧派这边坚决对抗变法,苏轼也是无奈加入守旧派了。所以朝堂上,就泾渭分明的成了两派的斗兽场,因反对而反对,不怎么理性的争斗了。因此苏轼反对王安石的变法,反对王安石的改革科举,毕竟科举不考诗词了,对苏轼来说是不舒服的。虽然说苏轼是有理性的,只是到了党争这个时候,苏轼是王安石的政敌,那王安石当宰相当权贬了苏轼的官也就很正常了,这是对事不对人了,不是因为讨厌苏轼而贬了他的官。

后来王安石被罢相,苏轼虽然上台了,可是由于牵连到“乌台诗案”被人诬陷,关进大牢了。这时王安石认为苏轼是个有能力的人,不能随便的杀掉,因此亲往京城,向皇帝上书力保苏轼。苏轼因此保了一命。苏轼对于王安石的救命之恩很感激,专门去拜访了王安石,一起喝酒畅谈,很有一番好朋友相处的感觉。后来司马光的守旧派掌权了,王安石被贬出朝廷,苏轼也再次上台了。司马光要全部废除王安石的变法,苏轼明确反对,认为应该保留一些有用的变法,不能全盘否定变法,这确实是为国家利益考虑,只是司马光不听,又贬了苏轼去岭南。这就是苏轼的为人,他就是个性情中人,他有自己的良知认识,他认为王安石的变法不全是坏的,只是反对变法的方式,就个人而言苏轼是敬佩王安石的为人和能力的,同时对王安石的文学才华还是认同的,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所以说王安石和苏轼并没有个人的恩怨,只是政治思路上面想法不同罢了,并不妨碍他们互相欣赏,文人嘛都有高古的情怀,他们两人正是这样的人。王安石和苏轼可以说是有君子之争,也有君子之交吧!

图片 1

回答:

说來苏轼在政治上原是守旧的,落后的他是新法的反对者,北宋主要的党争,是主张变法与反对变法之争,其本质上是新兴地主与旧地主即大地主之争,是这个阶级内部的政治路线之争,以王安石为首的"新党"的施政方针是有着定的进步性的,元祐時又与司马光,程颐等论争,激烈的动荡的统治阶级内部斗争占据不他的注意中心,因此他迭次被贬遭放,也正因为这样,他才有机会接近人民,了解人民,同情人民,所以著了很多利于人民的诗,文,画等被人民喜愛

回答:

个人拙见:王安石和苏轼的关系是受当时客观条件影响的,无法断定绝对的敌友。

苏轼一生仕途坎坷,但在文学领域颇有建树,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王安石变法失败,潜心研究经学,同样名列唐宋八大家。
图片 2

苏轼在王安石执政之前曾经抨击过王安石,说其"大言滔天,诡论灭世"被后人示为"以经术自尊大"。在王安石变法的时候,王安石一心想要改变北宋积贫积弱的局面,在其变法的同时却损害了贵族的利益,遭到抵制。而苏轼个人不认同王安石这种激进的变法方式,转而对王安石变法进行批判和抵制。熙宁年间,王安石准备进行科举改革,在科举中废除诗,赋科目,到遭到了苏轼的反对,但是结果却是宋神宗听取王安石的建议罢黜了苏轼。
图片 3

当然苏轼的与王安石的关系还受苏洵和苏辙的影响,在苏洵自负求荐之时王安石被天下称贤,出于个人嫉妒心理,也使苏洵和王安石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在其弟苏辙科举考试中,王安石不肯为其草制使其羁留。在父与弟的影响下,苏轼和王安石的关系也不会有多好。

但是,也并不能说他两为敌,元丰元年,苏轼的"乌台诗案"是王安石不远万里为其辩护,才可以留住。元丰三年,苏轼调任,王安石与其饮酒相会,相谈甚欢。但是也不能否认王安石救苏轼是考虑其当时国家危急的状况。
图片 4

所以小编认为,两者的关系没有绝对的断定。

回答:

王安石是治国经政的变法维新的政治家,在文壇也有很高的地位,诗词、文学造旨有相当高的水评,不亚于苏轼;只是位极宰相,使政勤于文学。苏东坡是文学大家,是当时领军人物,官也没及重位,他是个保守旧制,反对变革,所以给后人留下了文学共献极大的大伽,的确他的文学诗词成就之高在文坛影响极大。王苏二人都是光明垒落君子,做人坦荡,品质超然的人。虽政见不和,但对人品,才学而互猩惺惺相惜,欣赏、尊敬对方的。历史都记载了二人在身陷圄囵时,对方都设法营救,表达同情之意。所以他俩万亦敌亦友。

回答:

先说个人观点:交易有之,交情无之。

首先,王苏二人在熙宁年间互怼是不争的事实。苏轼一开始到京城可能有反对变法,但也没有发话,还写信给朋友表示自己简直闲的蛋疼。直到熙宁二年五月的时候,神宗不知道抽什么风下诏让臣子们商议学校贡举法,其中就包括苏轼这样的馆臣。于是苏轼按要求上书了,于是苏轼发表观点反对了……但可能因为学校贡举法当时大部分士大夫还都比较赞成,范仲淹庆历新政就有这方面的措施,司马光后来虽然指责王安石借选拔人才排斥异己,但也说“此乃复先王令典,百世不易之法”,所以苏轼的反对显得十分突兀。说实话,这大概是苏轼反对新法的奏疏里面唯一一篇说服我改变了我成见的,至少说明他这个时候还算有理有据条理清晰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在只有他一个人反对的情况下神宗还开心地召见了他。

然而大概从这次召见开始苏轼就走上了不归路,可能是神宗态度太友好给了苏轼随便批评新法的错觉,反正神宗一问他就说对方“求治太急”,不过貌似神宗当时对他的印象还不错,后来又去问王安石“轼宜以小事试之何如”,王安石也表示支持,只不过在授予具体差遣上意见不同。神宗想让苏轼去修中书条例,也就是让他参与变法,王安石表示苏轼肯定不愿意做这事,他说“今轼非肯违众以济此事者也”。这个说法其实挺值得细究的,因为在王安石的理由里,与其说是苏轼本人的观点不合适,不如说是他所处的环境让他不愿意背弃师长——这对于浸淫官场多年的老臣很正常,但对于和吕惠卿曾布同年的苏轼来说就不正常,只能说明苏轼过早地进入了主流,从当时的情况看,苏轼所讨好结交的比如韩琦欧阳修诸人,都是英宗朝的大臣,而英宗的早逝和苏轼守丧期的缺席使他在翻天覆地的变化中选择和自己熟悉的“流俗”站在一边,因为王安石没有足够的筹码让他改变立场,而王安石确实也无意于拉拢他。当然,拉拢了可能也没啥好处,苏轼后来的名声很大程度上建立在旧党众人的追捧上,假设他是新党的话,估计《奸臣传》里少不了一席之地。

至于说王安石以开封府推官这种繁难的差事来为难苏轼,应该是有些脑补的,这个差遣确实很忙,但至少符合王安石“试人当以事”的观点,也算是对于年轻官员的一种锻炼,只不过他阻挠神宗给苏轼更核心的差遣,也是对苏轼反对新法的一种防备。但在苏轼那里,因为他一不做二不休的性格,既然都已经得罪新党了,所以不如得罪的更狠一些,于是他又作死上了一系列反对新法的奏疏,这个时候他大约跟元祐年尽废新法的司马光差不多,已经成了新法无脑黑,也不讲什么逻辑不论什么是非了,凡是变法都是错的……看苏轼这一段写的奏疏真的特别的难受,在他不提新法的时候,一般都能言之有物以理服人,但一旦提及新法,感觉瞬间失去了理智。

当然这种情况没过多久,苏轼就不出意外地被碾压出了朝廷,形势强弱的对比可能更给了苏轼忤逆权贵被诬陷的正义感,再加上他的勇气被士大夫们交口称赞,于是更鼓励了他去发声。反正在这个时段,苏轼看王安石就跟李白看权贵一样,很有一种“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自豪”,而王安石看苏轼可能跟看跳梁小丑一样,他姻亲谢景温找个借口把苏轼弹劾的外放了之后也没有深究,都没说一定要查明白将他治罪。

时间辗转,王安石在两相两罢,退居金陵,而苏轼历任了许多州郡,又因为乌台诗案被贬黄州,至于乌台诗案里面王安石有没有写奏折救过苏轼,我个人倾向于没有。宋人的笔记小说里关于苏轼的内容特别多,连乌台诗案的笔录都被各种传抄,至于诗案里为苏轼说话的,无论是旧党这边的张方平范镇他们,还是新党那边的章惇王安礼他们,都被时人记录下来了,而关于王安石救苏轼,据我所知,只有一个比较不靠谱的记载,这还是在特别喜欢YY王苏关系的南宋人那里。

然后自然是大家喜闻乐见的王苏会了,其实我觉得,这个会面充满了各种交易,大约不止是相逢一笑那么简单。先说王安石,曾经有大大说他是“天下仰望三十年,一朝变法粉掉光”,而实际上,王安石变法掉的粉在他晚年闲居的时候还涨回来了不少。黄庭坚就曾说“荆公之门,盖晚多佳士云”,在苏轼见王安石之前,王安石就与蔡肇、黄庭坚、郭祥正等名士有过交往,之前还与韩维曾巩恢复了友谊,后来苏轼推荐秦观,王安石也都见了。所以对于王安石来说,他应该是有拉拢一部分名士化敌为友的意愿,而对于苏轼来说,在神宗朝要想保住前途,也只有同新党达成和解,至少不做极端的反对派。苏轼当时给密友滕达道写信,虽然说是与王安石“说佛论诗”,但他又请滕达道去见王安石弟弟王安礼,显然这里面就包含了许多深意。但要说苏轼完全改换门庭了,自然也不可能,中间的关系也挺微妙的,比如苏轼买田常州这件事,简直给人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后来王安石门下许多人都与苏轼有交往,未必与此无关。

可是事情坑就坑在神宗第二年就挂了,然后元祐党上台尽废新法。也许是苏轼先同新党达成了和解,给了曾布张商英他们一些错觉,使得他们都写信给苏轼让他向朝廷推荐自己,而苏轼那时忧谗畏讥,好不容易终于有了入朝升迁的机会,当时的环境连新党中不少人都在改换门庭,苏轼自然不会为了刚刚达成的交易去背叛原有的团体,再加上本来在免役差役的事情上就和同僚争论不休,闹的他一连写了好几封奏疏,请求解除自己详定役法的差事,要是这时再与新党纠缠,可能就真得罪司马光他们了(虽然事实是他不遗余力地排挤新党最终还是得罪了司马光刘挚这些人,这个地方我觉得苏轼玩砸了,这种时机选择和新党保持暧昧应该是不错的,反正司马光也没有把他当自己人)所以苏轼开始认了自己旧党鼓吹手的职责,选择性忽视了元丰七年那场会面,完完全全地和王安石撇清了关系。

但是真的撇清了么?南宋就有人吐槽苏轼写的《司马温公行状》里说“虽安石亦自悔恨,其去而复用也,欲稍自改,而惠卿之流,恐法变身危,持之不肯改”,你可以说苏轼在为元祐更化找合理性,也可以说在更化的大趋势下他在顾全王安石的名声,期望少得罪新党一些。

至于苏轼晚年被贬岭海对王安石更有微词,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回答:

王安石和苏轼在某种事物总有分歧,比如王安石写这么两句诗,明月当空叫,黄犬卧花心,苏轼竟改成了,明月当空照,黄犬卧花荫,王安石没说什么,将苏轼发往杨州,苏轼和随从散步的时候,发现空中有鸟叫,苏轼问随从,这是什么鸟?随从说,这是明月鸟,苏轼暗叹明月当空叫是对的,自已改错了,苏轼又见花心上的蜂,问随从这是什么蜂,随从回答,这是黃犬蜂,苏轼又叹,又将黃犬卧花心改错了,他这才明白了王安石把自已发往苏州的用意,王安石和苏轼的关系,看来是谁不服谁的关系。

回答:

因为政见不同,苏东坡与王安石走到了对立面。此后,苏东坡就开始了他连年外贬的宦海沉浮。但是,在王安石下野之后,他却亲到金陵去看望王安石,并次韵王安石的《北山》诗,道是:“骑驴渺渺入荒陂,想见先生未病时。劝我试求三亩宅,从公已觉十年迟。”所以在官场外,两人还是英雄惜英雄的,如果抛开政治,两人也算是实质上的朋友的

回答:

位列“唐宋八大家”的王安石、苏轼,皆是当时才华横溢的诗人和散文家,皆是年轻有 为的朝臣栋梁。两人因缘际会地相逢于北宋王朝那个积贫积弱、内忧外患的年代,身不由己 地陷人变法革新的党派之争不能自拔。政见上的背道而驰,使王安石和苏轼在官场中针锋相 对。许多反对变法的保守派因此大做文章,把二人说成不共戴天的仇敌。

当时,王安石是坚定不移的变法派领袖,而犹豫不定的苏轼眼见新法在实施过程中常被 贪污腐败之人利用,成为盘剥百姓的工具,对王安石激进的改革作风不能苟同,于是走上了 积极反对变法的道路。

熙宁二年(1069年),王安石准备变更科举制度,请求兴办学校,在科举考试中罢除诗 赋等科目,专以经义、论、策来考试。苏轼随即上《议学校贡举状》,论述贡举之法行之百 年不可轻改,得到宋神宗的召见。王安石对此极为不满。

之后,宋神宗想让苏轼编修中书条例,王安石强烈反对:“轼与臣所学及议论皆异,別 试以事可也。”当王安石得知神宗打算任用苏轼当谏官时,更是极力阻止,并派苏轼去做开 封府管杂事的小官。

苏轼在任开封府推官期间,又呈上《上神宗皇帝书》、《再上神宗皇帝书》,直言反对 新法。而最令王安石忍无可忍的,是苏轼的《拟进士对御试策》,其中提到:“晋武平吴, 独断而克;苻坚伐晋,独断而亡;齐桓专任管仲而霸,燕哙专任子之而败;事同功异。”苏 轼借此含沙射影地批判王安石在变法过程中不顾阻挠的“独断专行”。

王安石怒不可遏,向神宗谏言:“轼才亦 高,但所学不正……请黜之。”几天后,他又对 神宗说:“如轼者,不困之使自悔而绌其不逞之 心,安肯为陛下用! ”恰巧朝中有人告发苏轼兄 弟运父灵回乡的过程中偷运私盐,王安石立即下 令彻査,并拘捕了相关人员审问。虽然之后查明 此事实属诬陷,但经历了这一次又一次的交锋,苏轼自知已无法再在朝中待下去,于是请求外 放,出任杭州太守。

苏轼虽去,朝中反对变法之声不减。王安 石在遭逢诬陷之冤与丧子之痛后,罢相辞官,回 到江宁老家。两人一先一后离开朝廷,终有机会 冰释前嫌。

元丰初年,王安石的“朋党”李定、舒 亶、何正臣等人向神宗皇帝上奏,说苏轼“镑讪 朝廷”。神宗震怒,传旨将苏轼逮捕人狱。不 久,苏轼被定罪候斩。除其弟苏辙外,满朝文武 无人敢为他求情。此时王安石身在江宁,待他得 知这场轰动朝野的“乌台诗案”时,苏轼罪名已 定,性命危在旦夕。想到国家正值多事之秋,而 苏轼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王安石立即派人快马 加鞭赶至京城,将自己的亲笔书信呈给神宗皇帝。信中说道,目前国家正值用人之际,切不 能因为苏轼写了一些不中听的小诗就错杀良才。神宗皇帝对王安石敬重有加,看过信后,亦 觉得颇有道理,便下旨释放苏轼,将他贬到黄州。

元丰三年(1080年),苏轼奉命从黄州移居汝州。途径江宁,想起隐居于此的王安石, 深为过去王安石不计前嫌冒死相救而感动不已,于是趁此机会专程拜访,以消除多年的隔 阂。王安石听说苏轼来到江宁,马上披蓑衣戴斗笠,骑着瘦驴,风尘仆仆地赶到渡口与苏轼 相会。两人在江边煮酒和诗,通宵达旦。此后两人同游数日,畅谈甚欢。

事实上,两位集文学底蕴与政治卓见于一身的风流人物,从未成为真正的敌人。政见上 不可调和的矛盾,仅仅在于各自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而二者的初衷,都是为国为民,绝不存 在对错之分、忠奸之别。王安石与苏轼,于文学中的相互钦佩,于政治上的彼此宽容,使多 年的官场恩怨最终烟消云散,成为中国历史上“文人相亲”的典范。

本文由www.qg678com发布于qg678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安石作为心怀天下的大文人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