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阳药也叫媚药、春药、房中药

古代帝王们除了长生不老,希望永远当皇帝的心愿外,享乐意识也颇强烈,对女色的追求尤其如此。在服食所谓“不老药”仙丹的同时,还遍寻“壮阳药”,欲幸遍后宫美色。 古代帝王有“夜夜不空过”的说法,就是每夜要召幸一名宫妃,但南宋度宗赵禥刚当皇帝时有个桃色新闻,他迫不及待,一夜竟然与30多个年轻美貌的宫妃性交。这是清乾隆年间毕沅编著的《续资治通鉴·宋纪一百八十》上所记载的事情:“帝自为太子,以好内闻;既立,耽于酒色。故事,嫔妾进御,晨诣閤门谢恩,主者书其月日。及帝之初,一日谢恩者三十馀人。”这段话的大概意思是,赵禥做皇太子就以好色出名。当了皇帝后还是这样。根据宫中旧例,如果宫妃在夜里奉召陪皇帝睡觉,次日早晨要到閤门感谢皇帝的宠幸之恩,主管的太监会详细记录下受幸日期。赵禥刚当了皇帝时,有一天到閤门前谢恩的宫妃有30余名。史学界就此段文字知道,赵禥性能力超强,一夜召幸30余女。   赵禥(公元1240-1274年)为偏居临安(今浙江省会杭州市)的南宋皇帝,荒淫无度,35岁便死了,史称度宗。前

帝宋理宗赵昀没有儿子,立赵禥为皇太子。公元1264年宋赵昀死后,赵禥顺理成章当了皇帝,那年他25岁,正是人一生中性欲最为强烈的年龄。既然皇帝有与任何女人发生性关系的特权,后宫佳丽那么多,刚获得这种权力的赵禥自然大喜过望,不会放过每一个春宵良辰。所以,赵禥一夜召幸30多个宫妃还是相当可信的。但这也有让人怀疑的地方,以一夜12小时、30个宫妃来算,赵禥与宫妃性交一次的平均时间是24分钟。在这么短的时间,赵禥能是自然生理状态下完成性交过程的吗?史学界认为,赵禥如果不借助于药物,在床上不可能那么样强悍。  赵禥借助了什么药物?壮阳药也。  壮阳药也叫媚药、春药、房中药。但媚药、春药、房中药的使用范围宽泛,并不仅限于男人,女人也可服用。此类药在古代帝王宫中极为流行,今日遍布街头的成人用品商店,应当是古人的遗风和继续。春药有不同的名称,“三益丹”、“益肾丹”、“保肾丹”、“快女丹”、“受宠丹”、“保命丹”、“童女丹”、“益女丹”、“得春丹”、“遇仙丹”、“合欢散”、“寒食散”、“春散”、“相投散”、“一笑散”、“相思方”都是这种药物的 不同说法,还有的名字更形象,“美女提倒金方”、“灵龟展势方”、“美女颤声娇”、“贵妃夜夜娇”、“旱苗喜雨膏”、“金枪不倒丸”······ 虽然叫法不一样,但药理功能是一样的,都是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人性兴奋的药物。  《礼记》称,“古者天子后立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而皇帝多不守古制,随意扩充后宫。《新唐书》记载,“开元天宝中,宫嫔大率至四万”,开元、天宝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年号,其后宫的美女多达4万名,比秦始皇的1万多人要多多了,大概创造了中国历史上的后宫之最。由于皇帝可以发生性关系的对象实在太多了,壮阳药在宫中广为流行是可以想像出来的,有方士甚至将之制成点心、水果,供帝王食用。  孙静庵所著的《栖霞阁野乘》有一则“圆明园内发现之房中药”,可证明壮阳药在宫中的流行程度:“ 丁文诚官翰林,一日,召见见于圆明园。公至时过早,内侍引至一小屋中,令其坐,俟叫起。文诚坐久,偶起立,忽见小几上有蒲桃一碟,计十余颗,紫翠如新摘。时方五月,不得有此,异之。戏取食其一,味亦绝鲜美。俄顷,觉腹热如火,下体忽暴长至尺许。时正着纱 衣,挺然翘举,不复可掩,大惧欲死。急俯身以手按腹,倒地呼痛。内侍闻之,至询所苦,诡对以暴犯急痧,腹痛不可忍。内侍以痧药与之,须臾,痛益厉。内侍无如何,乃饬入从园旁小门扶之出,而以急病入奏。公出时,犹不敢直立也。”  这个故事发生于咸丰年间,当时的皇帝是清文宗奕詝,即大家常说的咸丰皇帝,后来的西太后慈禧即是受他宠幸的后宫名女人之一。孙静庵所记颇有几分意思,将壮阳药制成葡萄(蒲桃)状,专供皇帝食用,看来也是方家一绝了。据说,丁文诚意外得知奕詝在暗暗服食壮阳药后,再次进圆明园见到奕詝时便就势劝谏,实际是拍马屁,进献壮阳秘方,“皇上调养圣体,最好每天饮鹿血一杯;燥热之药切不可用。”奕詝问他饮鹿血有何功效?丁文诚告诉奕詝鹿血是壮阳活血之妙品。奕詝当即记心里了,吩咐内务府买梅花鹿一百多头,放养在园中,这也是圆明园中出现梅花鹿的原因。据说此后奕詝天天取鹿血喝,果然见效,可夜夜与宫妃欢娱。

本文由www.qg678com发布于qg678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  壮阳药也叫媚药、春药、房中药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